霍冉

La luz, el vidrio, y el sol
光,玻璃,和太阳

啃食杂且乱
CN霍冉
黄毛晚期患者

【德赫】当不老魔女遇上傲娇小奶狗 | 一发完

 不老魔女赫敏 X 傲娇小奶狗德拉科

@霍冉

*小天使们求关注求赞♡︎

*AU
*OOC
*有糖?
*魔女带娃梗

I.

赫敏·格兰杰在十年前捡到了一只小宠物,但这么说也不准确,宠物事实上是一只与狼群走散了的小狼人。

她是在菜园里摘西红柿的时候发现他的,摘菜这件事情并不特殊,这不过他的出现实在是出乎赫敏的意料。

两边的膝盖都摔破了,手臂上也都是树枝与荆棘条划出的血痕,但他硬是忍着没哭。

“ 你叫什么?”

“ 马尔福。”

“ 没问你的姓氏。”

“ 德拉科。”

他没点头。

“ 跟着吧。”

不管怎么说,她缺一个新药剂的实验对象。

她要成为第一个完成魔药著作的魔女。

“ 不要。”

“ 那继续待在这儿。”

她拿起西红柿便往自己的小木屋走去,但
德拉科并没有挪动脚步。赫敏也并未因此而停下,只是不断地向前走,又或者说,西红柿浓汤在她心中比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小狼人诱人得多。

大不了就是被森林里的蜘蛛给吃了。

赫敏压根不在乎。

“ 喂! 你等等!”

小狼人的声音。

说起来天快黑了。

她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小狼人正在赶紧向她的方向跑过来,身后的尾巴一晃一晃的。

啊算了。

就当她是一时犯了蠢,捡了一个大麻烦回家吧。

II.

脏兮兮的小狼人在经过一番整理后变成了一只小奶狗。

皮肤苍白,浅金色的发丝会在太阳光底下闪着好看的光泽,而灰色的眼睛如同大理石一般,带有不可思议的魔力。

是个惊喜。

捡个麻烦也没什么不好,就当养了个洋娃娃养养眼,不老魔女终究寂寞。

III.

赫敏喜欢称呼德拉科为“德拉科·格兰杰”。

她捡来的孩子,没什么不对。

“ 德拉科·格兰杰!”

没有回应。

“ 德拉科·格兰杰!”

依旧没有回应。

“ 德拉科·马尔福!”

“ 什么事?”

奇怪的孩子。

IV.

在长期相处之后,

魔女赫敏渐渐发现了一个秘密。

当她准备甜玉米,蛋奶布丁以及巧克力蛋糕的时候,德拉科总是会安静的站在一边,装作是毫不在意的样子,身后的尾巴一晃一晃的。

而当她准备胡萝卜,卷心菜汤,以及烤红薯的时候,德拉科的耳朵便会耸拉下来了。

或许他不是一个狼人,的的确确是一只奶狗,长了甜牙。

V.

除去他的甜牙,赫敏还发现了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

德拉科会瞒着她偷偷为菜园浇水(水壶总是会在不同的架子上较低的架子上出现),会瞒着她偷偷整理书房的书籍(木梯总是会被移动到其他的位置),会瞒着她偷偷把刚摘来的蔬菜清洗干净(这决定不是老年痴呆带来的健忘症),而每当赫敏问起时,他却是死不承认。

又不是干了什么坏事。

“也许是小精灵吧,你不是总说有会帮助人的小精灵吗吗?”

他坐在壁炉前看书,赫敏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却能看见他的尾巴止不住地左右晃动。

VI.

时间过得很快,德拉科很快便长的比她还高了,而且不止一点点,她再也不能将他从壁炉前拎到餐桌上去了。

他也开始不再挑食,学会了一些基本的魔药制作(事实上德拉科很有天分),也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尾巴,不再让自己的情绪轻易外泄。

似乎是长大了。

赫敏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

VII.

或许是因为相处时间太过于漫长,赫敏总觉得什么都没有改变。

“ 德拉科·格兰杰!”

没有回应。

“ 德拉科·格兰杰!”

“ 为什么你不能叫赫敏·马尔福呢?”

他反问。

赫敏突然意识到这或许便是人类口中所说的叛逆期。

VIII.

之前忘了说,赫敏·格兰杰事实上是个老烟枪。

她是魔女,没什么大不了的,其他的魔女也喜欢抽水烟。

但德拉科似乎不赞成赫敏在这方面的爱好,每当赫敏在庭院里抽水烟时,他总是会将烟管从赫敏手中夺过来。

“ 你干嘛?”

德拉科没有说话,只是站在赫敏面前,看着赫敏那双褐色眼睛,仿佛里面装有星辰大海。

“ 还给我!”

“ 不要。”

“ 我又不会死。”

“ 我知道!”

他涨红了脸,苍白的脸颊使那红晕更加明显。

IX.

赫敏最近决定重拾旧业。

她需要学习。

关于她的教育方式究竟出了什么错。

于是她便趁着德拉科在菜园里为西红柿浇水时来到书房,搬来墙上靠着的木梯,开始寻找几百年前一位伟大的魔女所留下的育儿宝典。

之类的。

她的记忆似乎的确在衰退。

不是错觉。

难道真的得了老年痴呆?

她想着,踮起脚时踩了空。

被摔死的不老魔女,赫敏·格兰杰。

某本史书上或许会这么写。

不对...

她不会死。

不会有摔死的赫敏·格兰杰,她不过只是会摔坏自己的脑袋,然后在床上躺个几个月,严重些便是之后就都傻了。

德拉科·马尔福在进门时便看见她摇摇晃晃地站在木梯上头,在看到她踩空时,他像是动用了自己的本能,赶紧接住了她。

“ 你在干嘛?”

她睁眼,看到德拉科小奶狗带着怒意的脸。

第一次,

没有说话,她只是把头埋进德拉科胸口,像是个被吓坏了的孩子。

X.

百年以后,赫敏·格林杰依旧是黑森林的不老魔女,住在属于自己的小木屋中,没事时种种西红柿卷心菜打发时间。

唯一不同的,便是没有了德拉科的存在。她不再需要照顾孩子,亦或者是被孩子照顾,现在的赫敏·格林杰,只需要在每年的五月十三号到德拉科·马尔福的墓前为他献上白色百合花。百年之后的她依旧和他吵嘴,但百年之后的他却已经没有能力回应。

或许患上老年痴呆症挺好。

可以忘记自己曾经养过的小奶狗与和他一起共度的时光。

又过了很多年,她完成了自己的魔药书籍,容貌依旧没有改变。

「基础魔法药剂与其扩展」。

足足三英寸。

署名。

赫敏·马尔福。

她在那时的确是给自己捡回了一个大麻烦。

评论(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