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冉

La luz, el vidrio, y el sol
光,玻璃,和太阳

啃食杂且乱
CN霍冉
黄毛晚期患者

【德赫】动物相关十题「金鱼脑」

金鱼脑德拉科·马尔福 X 独一无二赫敏·格兰杰
@霍冉
*小天使们求关注求赞♡︎

*学院时期设定
*OOC注意
*发誓小糖饼绝对甜甜甜
*题梗来自@我也有点抑郁_用爱发电 

纳西莎总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幸长了金鱼脑。

当然这样的想法并非凭空出现。

比如说德拉科会在三岁的时候将自己喜爱的小锡兵藏在储物箱的最底部(他在那时就对“只属于自己一人的秘密”这种事物感到着迷),然后在某日早餐时向纳西莎哭诉说有家养小精灵拿走了自己的锡兵,理由是它们和古灵阁的妖精一样小,肯定也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

比如说德拉科会在四岁的时候将自己在对角巷买来的新猫头鹰,“弗里” *,放进笼子里,为它细心准备好饲料和纯净水,但最后忘记将笼门关上。这只猫头鹰在第二天就应证了自己的名字。

再比如说德拉科会在使用壁炉的时候被传送到奇怪的地方,单纯只是因为他记不住自己家的地址。

太多了。

纳西莎数不过来。

她还没算上德拉科过去十一年内丢失的毛线围巾,法兰绒外套,白瓷水杯,还有一些用来恶作剧的小玩意儿。

也许这是基因突变。

但这对德拉科·马尔福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他从小就接受了“在发现自己丢失了某一样物品时,需要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然后再去找一个新的去替代”式教育。

德拉科在十一岁的时候认识了赫敏·格兰杰。

“哈尔敏·格兰杰。”

“是赫敏。

“赫敏·格兰德”

“是格兰杰。”

“赫麦·格雷杰”

“是赫敏·格兰杰!”

拗口的麻瓜名字

如同其他的事情,德拉科早就忘记了当初讨厌赫敏的理由。

记忆里只剩下呢喃般的笑声,阳光与桧木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还有空气中漂浮着的细小灰尘,单对于德拉科来说,在脑海中描绘出这样的背景极其简单,描绘出赫敏的脸便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雾。

也许还是因为金鱼脑。

他说。

先是她的侧脸,也许是因为我一直走在她的身侧,也许是因为魔咒学课上我总是喜欢坐在她的右侧,然后再是她柔软的褐色发丝,从头顶靠左的发旋开始一直垂到她的肩胛骨;她的鼻尖,她的雀斑,她的唇,她的下巴,她的脖颈,她的锁骨,她手中的书。她会转向我这边,然后歪着头凝视着我的眼,继续我们之间的对话,而我在那时似乎不是那么友好。

痊愈了。

不对,并没有。

德拉科依旧会把教科书落在火车车厢里,至于将它们从皮箱里拿出来的理由:是因为他把假期作业给忘了,上学路上赶紧补。

“金鱼脑,一种基因型的脑部疾病,症状多为患者记忆如同鱼一般,易忘。”

赫敏合上书,抬着头看着身边的德拉科。

“ 那金鱼脑先生,你会把我丢掉吗?”

纳西莎的替代式教育终于遇到了难题。

世界上只有一个很赫敏·格兰杰。

哈尔敏·格兰杰不行,赫敏·格兰德不行,赫麦·格雷杰也不行。

只有赫敏·格兰杰。

“ 你觉得呢?”

他反问。

新发现: 金鱼的记忆或许可以持续至永恒。

评论(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