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冉

La luz, el vidrio, y el sol
光,玻璃,和太阳

啃食杂且乱
CN霍冉
黄毛晚期患者

【德赫】动物相关十题「金鱼脑」

金鱼脑德拉科·马尔福 X 独一无二赫敏·格兰杰
@霍冉
*小天使们求关注求赞♡︎

*学院时期设定
*OOC注意
*发誓小糖饼绝对甜甜甜
*题梗来自@我也有点抑郁_用爱发电 

纳西莎总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幸长了金鱼脑。

当然这样的想法并非凭空出现。

比如说德拉科会在三岁的时候将自己喜爱的小锡兵藏在储物箱的最底部(他在那时就对“只属于自己一人的秘密”这种事物感到着迷),然后在某日早餐时向纳西莎哭诉说有家养小精灵拿走了自己的锡兵,理由是它们和古灵阁的妖精一样小,肯定也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

比如说德拉科会在四岁的时候将自己在对角巷买来的新猫头鹰,“弗里” *,放进笼子里,为它细心准备好饲料和纯净水,但最后忘记将笼门关上。这只猫头鹰在第二天就应证了自己的名字。

再比如说德拉科会在使用壁炉的时候被传送到奇怪的地方,单纯只是因为他记不住自己家的地址。

太多了。

纳西莎数不过来。

她还没算上德拉科过去十一年内丢失的毛线围巾,法兰绒外套,白瓷水杯,还有一些用来恶作剧的小玩意儿。

也许这是基因突变。

但这对德拉科·马尔福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他从小就接受了“在发现自己丢失了某一样物品时,需要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然后再去找一个新的去替代”式教育。

德拉科在十一岁的时候认识了赫敏·格兰杰。

“哈尔敏·格兰杰。”

“是赫敏。

“赫敏·格兰德”

“是格兰杰。”

“赫麦·格雷杰”

“是赫敏·格兰杰!”

拗口的麻瓜名字

如同其他的事情,德拉科早就忘记了当初讨厌赫敏的理由。

记忆里只剩下呢喃般的笑声,阳光与桧木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还有空气中漂浮着的细小灰尘,单对于德拉科来说,在脑海中描绘出这样的背景极其简单,描绘出赫敏的脸便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雾。

也许还是因为金鱼脑。

他说。

先是她的侧脸,也许是因为我一直走在她的身侧,也许是因为魔咒学课上我总是喜欢坐在她的右侧,然后再是她柔软的褐色发丝,从头顶靠左的发旋开始一直垂到她的肩胛骨;她的鼻尖,她的雀斑,她的唇,她的下巴,她的脖颈,她的锁骨,她手中的书。她会转向我这边,然后歪着头凝视着我的眼,继续我们之间的对话,而我在那时似乎不是那么友好。

痊愈了。

不对,并没有。

德拉科依旧会把教科书落在火车车厢里,至于将它们从皮箱里拿出来的理由:是因为他把假期作业给忘了,上学路上赶紧补。

“金鱼脑,一种基因型的脑部疾病,症状多为患者记忆如同鱼一般,易忘。”

赫敏合上书,抬着头看着身边的德拉科。

“ 那金鱼脑先生,你会把我丢掉吗?”

纳西莎的替代式教育终于遇到了难题。

世界上只有一个很赫敏·格兰杰。

哈尔敏·格兰杰不行,赫敏·格兰德不行,赫麦·格雷杰也不行。

只有赫敏·格兰杰。

“ 你觉得呢?”

他反问。

新发现: 金鱼的记忆或许可以持续至永恒。

【德赫】同居三十题「起床气」

起床气德拉科·马尔福 X 小懒虫赫敏·格兰杰
@霍冉

*小天使们求关注求赞♡︎

*成年设定
*OOC注意
*发誓小糖饼绝对甜甜甜

早晨对于德拉科·马尔福来说向来痛苦。

原因是赫敏·格兰杰的闹钟。

无聊的麻瓜小玩意儿。

不是什么新颖的东西,但在作为平淡无奇的事物的同时,它却在一向守时的格兰杰小姐身上施展了魔法。

七点三十的闹钟永远无法将她从睡梦中唤醒,七点三十五与七点四十也是一样。她会下意识地伸手将它关掉,但马上就又会再次回到德拉科的双臂之间,继续感受那份温暖。

“ 亲爱的赫敏,你为什么不把时间往后挪一些呢?”

赫敏倔强地摇头。

也许只是马尔福家提高了她的睡眠质量。

可这对于德拉科却不是如此。

一点点小动静都能够将他惊醒,其中包括赫敏翻身时绒被的摩擦声,赫敏熟睡时偶尔会说的梦话,当然也包括赫敏·格兰杰的闹钟声。

事实上他有起床气。

严重的起床气。

并且伴有清晨突发型低血压。

马尔福祖宅的家养小精灵都清楚知道这点:没有人会愿意负责德拉科少爷的晨唤,因为迎接倒霉鬼的总是床头柜上能够被抓起的任意物品和一句“**** ***”。

虽说从未和赫敏说起,但从他对那闹钟产生 “总有一天我会把它像过去在霍格沃茨拆教室那样拆掉,渣都不剩” 的想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等下等下,

赫敏·格兰杰对于他来说却是一颗甜到不可置信般的糖果。

“ 你之前说了起床气和低血压?”

德拉科先生在糖果面前可不是那样的。

每当早晨闹钟声响起时,他都会轻手轻脚地起床,睁开双眼,细细注视着赫敏在自己的怀中展现出孩童般的姿态。

灰色的绒被和怀中的她都渐渐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

“ 嘿,我可没有什么起床气,那是幼稚鬼才会有的玩意儿。”

艺妓十五题【茶屋姑娘】

 

#抱梗留评

@霍冉

1. 清酒
“ 想象一下,将来我会坐在可以俯瞰庭院的和室里,为我身边的陌生男人倒上一碗清酒”

2. 面具
“ 那是我曾经试图将自己从痛苦中解放出来的笑脸,僵硬,但却实用。男人会在我面前将这副面具解释为任何他们喜欢的表情”

3. 发簪
“ 那陌生男人在走时送了我一根发簪,顶端串着两颗半透明的琉璃珠子,浅绿色,会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

4. 姑娘
“我依稀记得刚入茶屋时,我会跟着百合子姐姐在庭院里抓蚯蚓,捡松果,但后来茶屋的妈妈发现了这事,我们便再没有回到那个庭院。”

5. 儿歌
“ 那个陌生男人在那晚教我了我一首儿歌,我并不懂其中的寓意,只当他是看到了窗外的红蜻蜓而想到了些什么。”

6. 故乡
“ 我在夜里时常会看到故乡的海,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盐的味道,仿佛我依旧是那个会跑去灰礁石上烧香的小姑娘”

7. 松果
“ 那些我和百合子曾经摆在石凳上的松果也许已经成为了泥土的一部分,又或许是从树林里跳进来的野兔带走了那些松果”

8. 茶屋
“ 茶屋在妈妈口中是个热闹的地方,来这的人男人不是唱歌就是讲故事,每个人都会让茶屋的姑娘给他们倒酒,但不知为何,我心里却是十分寂寞”

9. 羊羹
“ 楼上的姐姐偶尔会把羊羹分给我们吃,说是客人带给她的礼物。颜色黯淡的小块羊羹放在彩漆瓷盘里面,很甜”

10. 三弦琴
“ 茶屋的妈妈告诉我们,一定得学习一门技艺,我便选了那把三弦琴。妈妈让我先试着拨几下弦,于是我把琴放在膝上,尝试去用右手拨弦,但最后,我连一个简单的音也弹不出来”

11. 木履
“ 茶屋的姑娘喜欢用不同颜色的鞋带把她们的木履给区分开来,白底红花的,粉底白花的,或是纯黑色的。每到夏天,木台下边便堆满了不同颜色的小木履”

12. 火炉
“ 那个房间装着火炉,一打开纸门,热气就会向外蔓延开来。我和另外一个姑娘,也许是叫麻代子,会安静地坐在角落,听着姐姐们讲她们和情郎之间的故事”

13. 浓妆
“ 我并不喜欢浓妆,过白的脸颊和朱红的唇。妈妈说这样的妆容很是干净。”

14. 铜镜
“ 铜镜里的自己慢慢开始显得陌生”

15. 夜空
“ 自己一个人在庭院里所看到的夜空,与在亮着灯的和室里与陌生男生一起所看到的夜空,我有时怀疑,自己身处两个世界”